《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一)》法释〔2020〕25号之概述

基本思路

2021年1月1日起施行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一)》法释〔2020〕25号(以下简称:《新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司法解释(一)》)编纂的基本思路是:以《民法典》为依据,对《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批复》《2004年解释(一)》《2018解释(二)》的内容进行分析比较,凡是与《民法典》不一致的,均予以废止或修改;被《民法典》吸收的内容,新的司法解释不再重复;符合实际需要且与《民法典》规定或者原则保持一致的,予以保留。

新解释内容

《新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司法解释(一)》内容包括施工合同效力、施工工期、工程质量、工程价款、司法鉴定、优先受偿权、实际施工人和施行日期,共计45个条文 。

内容包含的条文数量分布

历史沿革

2021年《新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司法解释(一)》是在2002至2018年陆续发布的三个解释的基础上编纂而成的。其一,2002年6月20日公布了《关于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问题的批复》法释〔2002〕16号,这一批复的标志性意义在于,首次明确了承包人依法享有的建设工程价款债权优先受偿的法律地位。其二,2004年10月25日发布了《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法释〔2004〕14号),这是最高人民法院首次对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作出的系统性解释,也统一了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的裁判标准。也是该解释,首次提出了实际施工人概念。其三,2018年12月29日公布了《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二)》(法释〔2018〕20号),该解释从2012年立项,历经6年打磨而成,主要在《2014年解释》的基础上进一步就建设工程施工合同效力、建设工程鉴定、建设工程价款结算以及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实际施工人保护等问题给出了进一步的规定。

本解释与原解释的关系

《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批复》共五条,其中两条已由《2018年解释》修改,一条纳入执行异议之诉司法解释,一条为生效时间规定,故保留了一条。《2004年解释》共二十八条,保留了十八条,并对其中的九条进行了文字表述的修改;被《2018年解释》修改两条;删除了八条,因该八条的内容或被《民法典》吸收或与相关规定不一致,如《2014年解释》第四条中的“人民法院可以根据民法通则第一百三十四条规定,收缴当事人已经取得的非法所得”的内容因与《民法典》不一致而被废止。《2018年解释》二十六条的基本内容均予以保留,其中两条有较大的修改,即:本解释三十七条,明确装修装修工程具备折价或者拍卖条件的,人民法院才能依法支持承包人的优先受偿权;第四十一条对承包人行使优先受偿权的期限做了修改,要求承包人在合理期限内行使,但最长不得超过18个月。

解释争论

《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一)》法释〔2020〕25号主要是通过前述三个解释的基础上保留、修改、删除后形成的,因为是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的特殊规定,所以针对性很强,理论和实务界对解释涉及的很多问题也长期争论不休。

事实上,很多观点并不见得最高人民法院是正确的,解释只是在特定的历史背景下的价值取向而已。况且该价值取向也未必符合当前实际和未来的价值判断,因此切不可因司法解释对相关问题的阐述和态度,束缚我们对建设工程相关法律问题的探索和说理。

施工合同解除后质量保证金如何处理

合同的权利义务终止与债权债务终止

原《合同法》第九十一条关于“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合同的权利义务终止:(一)债务已经按照约定履行;(二)合同解除;(三)债务相互抵销;(四)债务人依法将标的物提存;(五)债权人免除债务;(六)债权债务同归于一人;(七)法律规定或者当事人约定终止的其他情形。”的条文中,将第二项合同解除情形视为合同权利义务终止的情况。

《民法典》第五百五十七条 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债权债务终止:(一)债务已经履行;(二)债务相互抵销;(三)债务人依法将标的物提存;(四)债权人免除债务;(五)债权债务同归于一人;(六)法律规定或者当事人约定终止的其他情形。合同解除的,该合同的权利义务关系终止。

《民法典》第五百五十七条吸收了原《合同法》第九十一条的规定,但在体例上进行了修改,将合同解除的后果单列一款,同时将第一款中的“合同的权利义务终止”修改为“债权债务终止”。至此,《民法典》采用了狭义的合同终止论,将合同终止和合同解除相区分。

合同终止与合同解除的区别

合同终止与合同解除是有区别的。合同终止和合同解除都是使合同债权债务消灭的事由,但两者区别还是明显的。合同终止后,当事人应根据交易习惯履行通知、协助、保密、旧物回收等后合同义务,而且合同终止时,债权的从权利同时消灭,除法律另有规定或当事人另有约定的除外。合同解除是合同权利义务的关系的终止,是合同权利义务关系的全体消灭。合同解除对解除权行使期限、解除程序、解除的效力是有严格规定的。

是故,《民法典》将债权债务的终止和合同整体权利义务关系的终止区别开来,在逻辑体系和用语上更为严密和规范,和大陆法系主要国家的立法思路吻合。

施工合同解除后建设单位能否扣留相关的质量保证金

建设工程实务中,施工合同解除后,施工单位是否应履行保修义务,以及建设单位能否扣留相关的质量保证金等问题法律未作出明确规定,各地裁判者对该问题仍有较大争议,甚至最高院本身对该问题未形成统一共识。以最高人民法院(2017)最高法民终347号为代表的观点认为,质量保证金应按合同约定的条件返还,而非合同解除后一次性退还。以最高人民法院(2017)最高法民终252号为代表的观点认为,合同解除后,案涉工程不可能再满足竣工这一条件,故有关质量保证金的返还问题不能直接适用合同规定。

这个问题的关键是要明确“质量保证金”是何种法律性质的保证金。如果认为质量保修金保金是一种担保责任,那么随着主合同的解除,担保人对债务人应当承担的民事责任仍应当承担担保责任,除双方另有约定的除外。如果认为质量保修金是一种保修义务相关的预留金,那么随着主合同的解除,保修金条款必须因合同解除而归于终止,合同解除后退还保修金就是理所当然的。事实上,合同解除后,施工单位仍然应当按《民法典》、《建筑法》等规定的要求承担民事责任。